南方日报︱深企研发石墨烯防雾护目镜,74岁创始人曾发明“非典”时期首台红外体温检测仪
2020-03-10 10:56:50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护目镜起雾和眼部过度疲劳等问题严重困扰一线医护人员的日常救治。

74岁的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创始院长、烯旺科技创始人冯冠平迅速组织清华大学长庚医院、江苏省石墨烯创新中心等多家单位科研团队,用一周左右时间研制出了石墨烯防雾光疗护目镜。

烯旺科技纯石墨烯护目镜

该护目镜可持续佩戴6-8小时不起雾,消毒后还可重复使用。目前,已累计生产出的150只护目镜均捐赠到湖北武汉部分医院,供抗疫一线医护人员使用。

一周左右确定样品方案

由于新型冠状病毒主要通过黏膜入侵人体,因而直接面对面接触患者飞沫的医护人员,除了口罩、防护服,还必须要佩戴护目镜。但长期佩戴护目镜,镜幕起雾和眼部过度疲劳等问题,导致医护人员工作效率大幅降低。

冯冠平在网上看到报道:一位记者体验医护服三个小时,护目镜上就布满了水珠;一些医生因水珠太多,不得不用吹风机吹干护目镜上的水珠。“视野受阻将会影响医护进一步诊断。”冯冠平马上联系清华科研院院长,提出组建一个小组专门解决护目镜起雾问题的建议。

石墨烯发热解决护目镜起雾问题

小组成立后,首要探讨的就是什么方法可以解决护目镜起雾的问题。考虑到此前有一些研究机构曾尝试在护目镜上涂一层化学物质或纳米材料,但效果并不理想,且不能保证眼睛的安全,冯冠平提出了一个新的方案:在护目镜上加入石墨烯材料。

“我们利用功能化石墨烯薄膜具有防水雾、透明特性和电热效应,使防护目镜上的水滴形成平整的水分子膜而不起雾,电热效应使水分子膜快速干燥,同时,透明的石墨烯薄膜对视线几乎无影响,真正达到高效防水雾增透的效果。同时,利用石墨烯远红外生物效应,护目镜还可快速缓解眼部疲劳、防止眼睛干涩酸胀。”冯冠平说,方案确定后,仅仅一周左右时间,基本定型的石墨烯防雾光疗护目镜样品就生产完成。

一线医务人员佩戴烯旺科技研发的石墨烯防雾护目镜

2月28日,清华大学长庚医院第一时间开始了对这种新型护目镜的试用。感染性疾病专家、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感染性疾病科执行主任林明贵试戴了一段时间后表示:“护目镜已基本解决在使用过程中的起雾问题。”

“佩戴近8个小时,完全没有起雾。”南京医科大学副校长、南京医科大学附属逸夫医院院长、江苏驰援湖北副总指挥兼黄石地区总指挥鲁翔在收到第一批石墨烯防雾光疗护目镜后也如是评价。

曾领衔发明“非典”时期首台红外体温检测仪

事实上,这已不是74岁的冯冠平第一次利用科技抗疫。

作为我国曾经最年轻的传感技术专家,冯冠平在49岁南下创办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大胆成立中国首个“孵化器”,并在任期内孵化企业1000多家、投资企业300多家,约20多家上市。

2003年“非典”期间,冯冠平临危受命,在连奋战七天七夜后,领衔发明出世界上第一台能快速检测出“发热”患者的仪器——红外体温检测仪,随即用于深圳—香港口岸通关,并快速推广应用到全国。此后,其团队又推出手温测量式、额头定位式、扫描式三种红外测温仪,以适应不同需求。直到今天,红外测温仪仍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被广泛使用。

此次研发的石墨烯防雾光疗护目镜,则得益于冯冠平近年来在石墨烯研发领域的深耕。作为中国石墨烯产业奠基人,冯冠平退休后,于2015 年创办烯旺科技,探索石墨烯民用及产业化,主导研制出超薄透明的石墨烯电热薄膜技术,并推出了全球首款石墨烯发热服,被坊间认为是其具有象征意义的“第101次创业”。

“护目镜送抵武汉部分医院试用后,医护人员也在透明度、密闭性、消毒等方面提出更多建议。目前,我们正在抓紧时间改进技术,包括扩大护目镜电池容量、优化护目镜佩戴舒适度等,新的护目镜很快就会生产出来。”冯冠平透露,烯旺科技还将与清华大学探索更多抗击疫情的科技产品和解决方案,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贡献科技力量。

【记者】张玮